Juva Skincare的萌芽故事

 

最近和侯博士在討論進入保養品產業的初衷、還有當初成立品牌的契機才發現雖然我們一直認為是我們結婚之後才決定要一起創業的,其實早在20年前,Juva的種子就種下了。

20年前我15歲,那時候正是高中遇到要選組的時候。家父一直希望我能夠進理組,也提到了如果能夠成為工程師,或是具備化學科學家的能力的話,熱愛摸索保養品和化妝品的我,也許能實際進入保養品產業,具備專業能力,做自己熱愛的事情。我倒不是對科學不感興趣,也對保養品非常喜愛,只是數學真的太差,沒有能力進理組。

同一年,侯博士19歲,正是他在 UC Berkeley要選工程學院主修的時候。他(比我🙄)有能力,選了材料科學與工程

2008年,我進入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就讀,那時候讀的是大部分同學後來都進入語言教學的應用語言學系。在這裡的經驗,稍微奠定了我撰寫計劃、執行計劃、還有跨文化以及語言溝通的基礎。

同年的侯博士,已經在 UCLA 攻讀材料工程博士,那正是他第一次接觸到一項非常跨領域的材料–也就是Juva Skincare的主效成分: #富勒烯 (#Fullerene)。它特殊的結構、性質和能力讓它能夠流暢地穿梭在太陽能應用、醫學界以及美妝界。

而我們創業的契機,來自於他對這個材料益發清晰的理解。

在那之後的七年,他花了非常多時間研究這個材料。(好啦,他真的是一個很誇張又很深沈的科學狂。到底誰可以伏筆埋七年!!!!😅)

結婚後的某一天,他問我:「如果創業做保養品品牌。推廣有科學實證的保養生活,你有興趣嗎?」

我一邊轉台一邊說:「有啊,但是我皮膚這麼敏感,你先做出我能用的東西我們再來說啊。而且我對只專攻敏感、美白或是抗老的產品沒有興趣耶,有很多很好的品牌都能做到了。」

「如果是一個可以從根源緩解很多肌膚問題 的材料發展出來高效、低敏的產品呢?」

「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啦?🙄

於是他開始跟我解釋富勒烯的歷史、原理、邏輯、應用。那大概是我30歲前聽過最長的一次科學演講(而且是老公對老婆一對一的解說。)

2015年我們正式成立了公司,花了半年的時間研發、打樣、實驗、試用、重來、研發、打樣..大概是這個循環。而且所有實際使用都由當時大腹便便的我來執行。

2015年七月,終於推出第一個商品: Brightening Enhancer亮澤晶露。

這個產品很狂地,只用了富勒烯、純水、抗菌成分、還有基礎保濕。做這樣產品的動機只是侯博士一句話:「這樣才知道富勒烯有沒有用啊!」

就算富勒烯有20年以上的保養品材料研究歷史,還是自己做出一份這樣的產品,實際使用、測試才行。

研究科學的人都知道,常常是研究報告指出非常有效,在大量生產製造的時候又和預期不符。如果我們對這個材料這麼有信心,最好能推出只有一項主效材料就能發光的產品!

Juva的愛用者給了我們很多反饋,第一支產品低調地改善了許多人頑固的肌膚狀況。這三年走來,當初第一批使用Juva Skincare的你們,依舊緊緊相隨。

回首這二十年,我們在不同的國家想著同一個可能性、在不同的城市摸索一條共同的新道路。對我而言,遇到這個男人好像不只是一場註定的愛情,也是一份註定使命,能夠把這樣美好的事物帶給相信Juva Skincare的人。用微小的力量開始,我們一起 #重新定義美好生活,用最溫柔的科學帶給你新穎有效的保養生活。

誒,別只聽我說,也看看美麗佳人(Marie Claire)美容編輯對Juva Skincare把肌膚推回原生美麗的實際狀況是什麼:http://bit.ly/MCLOVESJUVA

想知道科學家怎麼看待Juva? 那來讀一下澳洲知名科學家部落客Lab Muffin連論文都給你扎實附上的Juva Skincare全系列分析吧:http://bit.ly/LabmuffinJuvaSkincare

圖片顯示為把Juva Skincare交到你手上的兩個人😊